杨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几世情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杨浦信息港

导读

一见钟情    话说梁祝二人化蝶后,虽然终于冲破了重重阻碍,可以朝朝暮暮地厮守在一起了,但马上又要面临生死离别之痛,因为蝴蝶的寿命是非常短暂

一见钟情    话说梁祝二人化蝶后,虽然终于冲破了重重阻碍,可以朝朝暮暮地厮守在一起了,但马上又要面临生死离别之痛,因为蝴蝶的寿命是非常短暂的。  到了阴曹地府,两个人悲悲切切地哭诉了他们由人到虫的不幸遭遇,并恳求阎王爷不要割断他们得来不易的情缘。想那阎王是何等的公正严明,听完二人的哭诉,虽也觉其情可悯,若有所思了一会,一拍桌案,正色道∶梁祝听了,你二人休要哭哭啼啼迷惑老夫,想尔等虽遭遇堪怜,但同时也不是没有过错。  梁祝二人一听此言,泪眼朦胧地互望一眼,异口同声地叫冤∶阎王爷爷,此话差矣,想我二人真心相爱、生死相随,何罪之有?您可不要冤枉我们!只见阎王的黑脸更黑了,用力一拍桌案,喝道∶尔等休在老夫面前耍赖,待俺一一道出你们的错在哪里,定会教尔等心服口服。于是一指梁山伯∶就先说你吧,想你寡母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供你读书,无非是想望子成龙,而你却为了姑娘,弃慈恩于不顾,让她落得白发人送黑发人,肝肠寸断,实属不孝,再有你又使祝家因你家破人散,实属不义。接着又一指祝英台∶好一个在富贵窝里长大的千斤小姐,一味的任性独行,陷你父母在马家人面前失信,这无信应算在你头上,又舍家庭、弃父母与不顾实属无情。像尔等这般的不孝、不义、无信、无情的人,为了那一点自私的儿女私情而在此痛哭流涕,简直是不知羞耻。  跪在下面的梁祝二人,被阎王劈头盖脸的质问一番,,这才大梦初醒,不由各自想到自己的父母,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但当他们四目相对,所有的爱意与悲凄已无须用语言表达时,于是又有了据理力争的勇气,梁山伯急呼∶阎王爷,您这话不对呀,想我与英台真心相爱,何错之有,纵然有错的,也是他马家父子,的悲剧下场——并非是我二人期待想要的呀!旁边的祝英台又已泪流满面,连忙依和∶阎王啊,有错的还有我爹爹,若不是他贪图马家的财势,我二人怎会被逼得身死呢……  阎王一时哑言,思量再三后,正色道∶你二人既如此执着,那老夫就再给尔等一次转世为人的机会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天灾人祸避必不可免,人心又都各生着嫌隙心,能不能继续前缘、得不得善果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希望下次再到我跟前时,不要再叫冤连天了。  原本以为没希望了,一听此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悲喜之余,连忙给阎王磕头致谢。  等到阎王起身离座而去后,梁祝明白二人分别在即,泪眼对着泪眼,断肠人望着断肠人,千言万语一时却不知从何说起。直到两个人的魂魄不由自主的越离越远时,才急忙呼唤对方的名字,梁山伯只重复叫着∶英台妹、英台妹!祝英台更是一字一泪∶梁兄,我等你——无论是一百年、一千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梁祝二人再转世为人,已是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了,两个人虽仍旧投生在梁祝之家,但身份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调个。梁山伯一出生,有学识的梁父便给他取名又伯,不久其父虽亡,但因家底殷实,孤儿寡母并没受到半点饥苦,梁又伯从小就聪明好学,长大后,再加之肯上进,三十不到,已成了富甲一方的企业老板了。  再说祝英台,她一出生,虽已具备了伶秀与美丽,父母爱不释手地给取名祝小红,但也许是上天有意在惩罚祝父吧,祝家是一贫如洗。祝小红高中还没毕业,因父母双双身体有病,只得辍学出去工作赚钱养家。到了两千年初,祝父病重卧床不起,祝母心疼女儿硬支撑病体维持家务,小红明白了单靠一项收入已无法开销生活所需了。  后来经朋友帮忙,她成了酒吧里的一名很红的歌手。在那种纸醉金迷的环境里,小红放下自尊为了生活,但对于有些大肆在她面前炫耀财富的大款,只是因为一时贪图她的美色,她则不屑一顾地转身离去。为了有一天真正能够出人头地,她捡起未学完的书本,不声不响的自学了起来。  凭着她的美貌,以及可以模仿任何一个红极一时的女歌星的好嗓子,不久小红大红了起来,很快,她的家境及酒吧的生意也都红火了起来。  很久以来,有个叫马有财的,一直坐在前面,做她忠实的听众,还不时的殷勤献花,他就是马文才的转世。梁、祝、马三人当中,只有他的命仍然那么好,仍旧投生在姓马的大富豪家里,马父虽是个大老粗,盼望儿子能够延续他的富贵,便给他取了“有财”这个名字。说起这个马有财,也仍旧继承了他前世的德行,不然故事也就无法继续下去了。上幼儿园时就与梁又伯同班,真是所有富豪子弟的坏毛病都集他一身,还小的时候,他就往老师的花手帕上滴墨汁,只要一檫汗,爱美的老师立马变成了大花猫,他还会捉一些毛绒绒的小虫子放进胆小的女同学的铅笔盒里,爱干净的老师气地哭着跑开及女同学吓得尖声惊叫,他则会开心地大笑。他还会花钱雇同学替他写作业,自己跑出去变着法的淘气。梁又伯从小学习就好,马有财多次买通他不到,直恨得牙根痒痒,总想找人好好修理梁一顿。直到他长大了,学会了吃喝嫖赌追女孩子,才发觉有梁又伯这么个老同学也不错,至少在他为写情书发愁时可以求他帮忙了,碍于情面,再加之他并没有老婆,梁又伯当然也不好再拒绝。  话说马有财,自从见到了祝小红后,简直被她的美貌及冰清玉洁的品质所迷倒,因此他大大收敛了所有的坏毛病,虽说祝不给他一点大献殷勤的机会,他仍旧不死心,眼巴巴坐在前面,天天来捧小红的场。  天长日久,马有财对祝已到了朝思暮想的地步了,不知怎样做才能够一解相思之苦。经过苦思瞑想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帮他得人。这下马有财可错了。他没想到对方也是男人,也还没结婚,况且他们的恩怨早就已经注定了的,于是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号码∶喂,梁兄吗?好久不见,晚上我请你到某某酒吧,咱哥俩好好一聚!“一定是你看上了哪个唱歌、跳舞的小姐了,又让我帮你写情书吧?”心机既已被道破,他也就不再隐瞒∶是的,酒吧新来了女歌手,无论是貌、还是品是万里挑一的少有,我只要能和她说上几句话,听她为我唱上一首歌,就是死我也甘心了,所以梁兄一定要帮我。  “不去。”梁又伯不为所动,回答干脆∶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去那种地方。马有财赶忙用软招∶梁兄、梁兄你行行好,我知道你不屑去那地方,但我需要你的帮助呀,你非去不可,不然我一分钟给你打个电话,叫你饭吃不好、觉睡不好、生意谈不好……梁又伯了解他这套损人不利己的把戏的,他既说得出,就能做得到,便不再推辞∶好吧,我倒要看看她是否是仙女下凡了——叫你如此着迷。马有财不由得意忘形,挂机前哈哈大笑∶仙女有啥稀罕?她简直就是当代的……  梁、马的座位仍旧是前面,这时男侍各自端了一盘印有两行诗的纸笺走到每个客人面前,彬彬有礼地说∶哪位能续好后两行诗,只要祝小红小姐满意——会满足您所点的所有歌曲。梁又伯急不可耐地接过来用目观看,只见上面写的是∶  众里遍寻梦难成;切切情丝诉与君。  这时只见祝小红款步走上台中央,一边微笑一边验看收回的诗笺。梁又伯看过诗笺已心中大乱,又见祝的本人,那似曾相识的音容笑貌,不由使他如醉如痴的呆了,许久他才颤抖着写下埋在他心里多年的话∶好梦一场终成真;心相印,手相牵,从此漫步情人路——再见鸳鸯对对飞!  见到梁又伯续的诗祝的反应跟他一样,忘了微笑,忘了问一句先生您想听什么,两个人四目相对,好似分别了`几生几世的恋人,终于重逢悲喜之情不用言表,简直旁若无人。马有财见势不妙,连忙大呼小叫∶梁兄、梁兄,你可是来帮我的呀,梁兄……  都这种时候了,梁祝二人谁还管他驴叫哇。    鸳梦重温    梁祝二人在众人的呼哨及掌声中惊醒,梁又伯头也不回,出了酒吧,马有财因气梁并没帮他的忙而心情大坏不提,再看祝小红,对于梁的匆匆离去,就好象把她的魂也带走了一样,快三十的女人,人海茫茫伴侣难寻,怎不叫她孤芳自怜。祝强打精神,唱完几首歌,等到曲终人散,心情沮丧到了极点。独自走在仍旧灯火闪亮的大街上,看到连自己的影子都是孤单单的,不禁幽怨叹息,正当她感觉眼中有泪,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以为遇到了抢劫的坏人,吓得连连后退结结巴巴地∶你、想干什么?我叫了!只听那人细语柔声地说我是梁又伯、并看清来人后,刚才的惊惧立时被羞涩和心跳加快所代替,只见梁又轻启嘴唇,温和地说∶我怕路上会有危险,就等在这送你回家。话语虽短,她也能体会到他对她的爱慕,心底不由泛起涟漪,但一想到他刚刚无端离去令她在众人面前感到委屈,就板起面孔∶你的好意多谢了,不过先生好象连我的歌都不屑一听,我哪里还敢劳你大架相送。  梁知道祝在怪他,却不说几句好听的为自己辩解,一味的实话实说起来∶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份正当的工作做才对,要我看你在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堆里又唱又笑的,我受不了。祝小红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被梁一道破,反而消除了对他的不满,无奈道∶我何尝愿意在那种地方上班,可时事弄人啊,我是身不由己!祝泪水盈盈,讲述了她高中还没毕业,就要下来工作,后来父亲病重,需要大量的医药费。梁又伯听到此不由心底发酸,但出于谨慎,又问∶凭小姐的品貌,找一个有财有势的人做靠山并不难,又何必苦自己?只见祝坚决地摇了摇头,一字一顿∶钱对我来说是好东西,但我希望是靠自己出卖劳动赚来的,总有自学成功的那一天,到那时我就可以找一分薪水又高又体面的工作了。  梁听了这番话,对祝的爱慕又加深了几分,却也不说出来,他认为未时尚早,只说无关紧要的话∶真惭愧,我帮不了你什么忙,不过若在学习上遇到难题可以找我,我是大学毕业的。真的?那我现在就叫你老师了!祝一时高兴的像个孩子。  黑暗中,一双冒火的眼睛在盯着梁祝二人,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远去,恶狠狠地赌咒∶“好你个梁又伯呀,说好让你来帮我的,你却捷足先登了,还有祝小红也是假清高,多次拒绝我好意相送。等着瞧,这场比赛才刚开始,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梁母与马父同时知道了各自的儿子恋爱了。  先说梁家这头,梁母看着三十出头的儿子一下子变了样,穿戴讲究了,还经常要到午夜才回来,梁母一问∶又伯,你是去约会、还是去鬼混了?梁又伯先是腼腆一笑,然后无限幸福地告诉母亲∶我恋爱了。  梁母也年轻过,知道儿子现在的心情,因为急于要在老姐妹们面前显示自己儿子是何等的有眼力,找到的女朋友是何等的美丽与家境显赫,因此老太太想尽一切办法想诱套出儿子的秘密。梁又伯也不是存心要吊老母的胃口,实在是他太了解母亲的为人与脾气了,如果让她知道了小红家的状况,及她在那种地方上班,势利霸道而又传统的母亲一定会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反对还是文明的表现,弄不好…梁又伯不敢想象到时候还会做出怎样过激的举动来,索性先什么也不说。尽管如此,一向爱谝能的梁母早已和在一起打牌的老姐妹们讲开了∶我那傻儿子,被那姑娘迷得不是愣神就是傻笑,看得出,那姑娘不单有才,而且有貌,家境嘛一定也错不了。  “说的这么肯定,是不是真的?”众老太阴阳怪气的反问梁母很不受用,虽然心虚,但还是高傲地大声道∶我相信我儿子的眼光,他为了找到能和他牵手走过一生的真爱,不惜等到了三十几岁,他不会看走眼的,  众老太仍旧反应迟缓,竟还当着她的面私下喳喳挤眉弄眼,说正因为等到三十几等得不耐烦了,随便找一个凑和了,条件可能连一般的都够不上也未可知……  梁母好象被当众抽了两嘴巴似的血往上涌,发狠道∶我说句话先搁在这,我儿子的女朋友好与不好咱到时看,那时诸位若能挑出半个‘不’字我让她过了我这关才怪。此话当真?  梁母自以为儿子一向都是听她的,心想只要不许他和那有一丝不好的姑娘来往,自己的面子不就保住了吗,于是郑重点头∶我说的话向来算数。  难怪梁又伯不敢对母亲说实话,她为了自己的面子就霸道地夸下荒唐海口,凡事若不留个心眼那才是怪。  与梁又伯比起来,马有财却幸运多了。当马父发觉儿子真的陷入爱河,并且大有长进了,想想所拥有的财产,将来终于可以放心的交给儿子了,不禁做梦都要笑出声,于是就要当面谢谢那姑娘,居然让已过而立之年的马有财一改旧习、重新做人。马有财把与祝小红相识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马父,听得马父连翘大拇指∶“好一个有才、有貌、又有骨气的姑娘,光听你说我就已经很喜欢了,你若能娶她为妻——该是我们马家几世修来得福啊。”性格豪爽的马父说完哈哈大笑,马有财却一脸的苦相,父亲忙问怎么回事,马有财叹了口气∶都是那个梁又伯,明明是我请他帮忙的,他却摆明了要跟我抢——他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父亲听了先很紧张,但经过他粗中有细的分析后,露出了笑容∶我看他未必是你的对手,他梁又伯不是孝子吗?而他那个势利的寡妇妈,若知道了祝姑娘的背景,是不会让儿子娶她进门的,而我就不同了!说到这马父自得地一笑∶我不但不会反对,还会帮你去抢——哪怕到时候是不择手段。只见马有财仍旧是满脸的半信半疑,父亲一拍胸脯∶放心吧儿子,论样貌,你不比梁又伯差,论财势,咱更不差他半分毫,为了你的幸福,哪天我会亲自带上大笔礼金去祝家提亲,我就不信,这还打动不了祝家父母。   共 1092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囊湿疹的常见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