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暗香梁祝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杨浦信息港

导读

京杭大运河和微山湖交汇拐弯处,有一座美丽的小镇,青砖红瓦映在蓝天白云下,碧水和风中,象一块璞玉,镶嵌在微湖边上。小镇民风淳朴,街面洁静绿树成

京杭大运河和微山湖交汇拐弯处,有一座美丽的小镇,青砖红瓦映在蓝天白云下,碧水和风中,象一块璞玉,镶嵌在微湖边上。小镇民风淳朴,街面洁静绿树成荫,优雅宁静,是疗养渡假的好地方。B市拨款在镇东南湖弯处,建了座水上公园,运来了苏州的花木,无锡的太湖石,在湖边垒起一座玲珑剔透的假山,成了B市区新开发的旅游点。  今日清明节,阳光明媚,春风送暖。城里人踏青旅游,乡下人趁节赶集,大车小辆涌进镇来。结成帮的小伙子,攒成团的姑娘们,穿着五彩缤纷的春装,迈着青春的欢步,在街上左顾右盼,看着琳琅满目的摊点,摩肩接踵,谈笑风生。剧院门口,情侣对对,笑语连阙,热闹非凡。  市报记者宇空,一踏入小镇心头就涌出莫名其妙的喜悦与激动。他爱这优雅的小城,爱这纯朴的民风,更爱乡下青年人水一样的纯情。宇空身材修长,眉宇传神,条呢西装,洒脱美观。雪白的衬领下,打着鲜红的领带。胸前吊着一架小巧的全自动摄像机,手腕下缀一个棕色人造革小旅行包。他在涌动的人流里,梭鱼式的扭动着身子,敏锐的目光,掠过行人,寻找自己采访的对象。  忽然,在攒动的人群间,飘来了一枚绿色荷叶。宇空的眼睛,顿时闪亮,趋前一看,草编荷叶帽下,是位婷婷少女,通身鲜绿,行如流水,立似碧玉。凉帽半遮粉脸,唇似出水芙蓉,胸前别着麦秆编结的白色仙鹤,展翅欲飞。肘上挽着小巧的嫩柳花篮,里面放着粉红的纱巾。  咔咔,宇空摄下了姑娘出众的姿容,刺眼的镁光,引起行人的注目,绿衣姑娘吃了一惊。“你干什么!”柳眉微蹙。  “小姐,恕我打扰,你一定是丁湾村的草编能手,夏绿漪吧?”  “我是丁湾村的……”姑娘狡黠的眼睛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夏绿漪呢?”“我的眼睛判断出来的。”  “凭什么?”口气甜甜的,但咄咄逼人凤眉稍斜。“听人说,夏绿漪小姐爱穿绿装,戴自编的荷叶帽。”  “当然,还有你这胸饰、提篮,无不提醒,你是个编织能手!”他自信地说。  姑娘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扑哧一笑:“可是,我不是夏绿漪,我是她的叔伯妹妹夏绿荷。找我姐姐到公园去吧,说不定你会找到十几个绿漪小姐呢!”绿荷扬扬眉:“对不起,我要到百货大楼买东西。咯咯!”一朵绿云悠然飘去,宇空喃喃自语:“一只小荷尖尖角!”  金湖公园一半在路上一半在水里自然成趣。路上已是鸟语花香,水上施工尚待完成。亭台楼榭、游厅茶社与曲桥相连,很有苏州园林的韵味。因尚未完工,游人并不多。  宇空沿着弯曲有致的卵石小路走向湖边。他穿越太湖石叠成的山洞,登上假山凹顶,以手遮阳,寻找目标。发现垂柳岸边,一群绿衣姑娘边舞边歌,恰似一片绿波,一簇绿荷,与她们背后的碧水,浑然一体。宇空心头一喜,欲下山去。忽见假山的水面上,有对雪白的大天鹅,亲亲密密交颈相戏。他急忙举起像机,对准它们连拍两下。  “请不要惊飞了它们!”一个泠泠的语音传来,他立即停止拍照。看看周围不见人影,心中纳闷转身下山。猝然发现突兀的太湖石洞洞里两颗黑宝石闪烁着熠熠的光辉,那光一闪即逝,却给宇空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一对好奇特的眼睛。“八成碰上公园管理员了。”他想,匆匆下山。  春风拂柳柳儿发,清明时节采新芽。  唱支歌儿寄相思,编只花篮送给他。  迎朝辉送晚霞,野花柔草巧编扎;  双手网织新生活,理想染红爱情花。  十几位姑娘,与夏绿荷装束一模一样,歌声婉转,舞姿翩翩。那身姿,那神韵飘飘欲仙。使宇空产生错觉,晃若步入仙境,神弛神往,暗暗赞道:“瑶池仙子绿衣舞!”他呆了好大一会,才想起来拍照,咔咔咔,此情此景,纵把胶卷一气拍完,他也再所不惜。  “哎!有人偷拍我们的照来!”一声惊叫,歌声嘎然停止。姑娘们迅速包围,一个个怒目而视。宇空临危不惧,彬彬有礼答话:“各位小姐,别误会!我是市级记者,今日特来采访。你们哪位是夏绿漪小姐?”  “小姐,你叫我们小姐?咯咯,我们都是大姐,咯咯!”一位体轻如燕的姑娘,快捷地冲到宇空面前,笑声连串:“你找我啊?咯咯”她满眼含笑。“啊!你就是夏大姐?”请你谈谈草编艺术好吗?“我们都不是夏绿漪。可都是她的姐妹,我叫飞飞,她叫胖莲。”说完做了个飞行的样儿。“名如其人!洒脱敏捷像只鸟儿!”宇空想。  “这位叫可可。”胖莲拉着身边一位文文静静的姑娘说。可可长得端庄、持重、美丽、可人。她柔声说:“别介绍了胖莲!人家采访的是夏绿漪,不是咱这一大堆徒儿。记者同志,夏绿漪在假山洞看天鹅哩!”  “看天鹅?”宇空眼前立即射出两道奇光,难道是她?“看天鹅干什么?”他咀里竟冒出这么句废话。“咯咯”飞飞乐了,“记者哥们,你这话问的太无道理啦!天鹅是稀罕物,吉祥鸟,谁不爱看!”“夏绿漪可不单单看稀罕,她是观察天鹅神态好草编——喏,你看象不象?”可可指着胸花说。宇空恍然大悟,姑娘们弯腰一躬:“谢谢各位大姐,再见!”“哎哎!你拍的我们的照片呢?”飞飞拦住去路,“飞飞别——”可可制止。“等我洗出玉照,寄给你们每人一张行吗?飞飞大姐!”咯咯,飞飞笑了:“够朋友,记者哥们!”咯咯咯姑娘们用笑声欢送。“再见!”宇空感慨地回顾,赞道:“春风吹绽一片荷!”  假山旁,亭亭玉立着一位姑娘。与那十几位不同的是,她手里拿着一个别致的花包,底部象盆,上边是一朵大莲花,全是玉米皮编成。一顶绿色湖草编的荷叶帽,背在脑后,露出一张美丽绝伦的面容。瀑布式的黑发,环抱着粉如白莲花艳如朝霞的瓜子脸。目似明月,身如柔柳。神如春梅初绽,芳香四溢,光彩照人。她全神贯注,凝望着那对远去的天鹅,全然不觉宇空到来。一股强烈的激情,攫住了她的心,视线凝滞了。他不敢说话,不敢挪步,不敢拍照,唯恐破坏了眼前这宁静的美,如痴似魔的看着她。要不是跑来几个顽皮的孩子,投石惊飞了天鹅,真不知他俩呆立到何时呢。  她看着升空的天鹅,轻叹一声,回眸见他:“又是你!”目光灼灼。他暗暗吃惊,“果然是那对眼睛!坦诚地笑笑:“大姐,惊飞天鹅的不是我,恶作剧的孩子早跑远了。怎么,你不信?”她嫣然一笑,目光变得温和了,涌泉般的眸子里,光波滢滢。“你是谁?怎知我的名字?”音韵似琴声悦耳动听。“还是请你说,为什么对天鹅那么感兴趣吧?”“这是我的秘密,无可奉告。你是——”  宇空拍拍胸前的摄像机,“我是市级记者,叫宇空。特来采访你这位草编能手,可以谈谈你的草编艺术吗?夏小姐。”“请不要称我小姐,叫我夏绿漪吧!我是个农家姑娘,会编点小玩艺,不值得你采访。如果你想写草编就去丁湾村吧!那里姑娘媳妇都会编呢!”  “我从丁湾村追到湖滨小镇。在街上遇到你小妹夏绿荷,差点当成了你!刚才又拜访过你的十几个伙伴。你们的这种装束、打扮、简直是给草编工艺做了活广告,棒极了!我为她们摄下了彩照。呀!忘了给你拍一张了!”夏绿漪微微含笑眼角流光溢彩:“原来你跟踪了我们!”  “我为找你呀!”宇空火热的目光投过去,和她射来的目光撞个正着,他猝然心动。记者出身的宇空,美女见过不少,有时也为之动容,而决不象今日见了她,如此心悸。一种亢奋冲击着他,身体掠过一阵从未有过的慌乱,天哪!我是怎么啦!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夏绿漪见他神彩飞扬地呆望着自己,羞涩别过脸去,看向湖面。抿咀盈盈一笑,腮上出现两个深深的旋窝,里面漾出迷人的娇媚,“你看什么!””唔唔,看你结的胸花,真漂亮。”他掩饰地说。  “那,我送你一串吧!”她扭动身姿,撮起花包,掀开花瓣,变成长方型盒,盒底尤有两朵莲花。她掰开其中一朵,出现一个正方型盒盒,里面有一条绿色小带。方盒的侧壁上,相对又有两个更小的莲花。她分开右侧一朵,出现火柴盒一样大的匣匣,里边盛着两串柳絮胸花。她提出一串,放进他的掌心,又把花匣合成一朵莲花。宇空如获至宝,看个不已,啧啧称奇。尔后,把它小心翼翼地别在胸前,美滋滋对她一笑,“你的手艺太美啦!请那边坐坐,咱们好好谈谈。”  温存一笑。嬝嬝细步,绿衣飘飘,宛如绿波荡漾,绿漪迴旋。宇空心中感叹:“恰似芙蓉含苞随风摇!”    二  宇空写的报导《丁湾村的草编艺术》在市报上发表,同时刊出了绿漪和她伙伴们的四幅大照片,一下子轰动了全市区。丁湾村的草编工艺品更加走俏,许多商贩上门收购。为了扩大贸易吸引更多顾客。绿漪在宇空的建议下,决定于一九九八年的四月一日,在丁湾村开个草编工艺品展览会,展出她们几十种精美的工艺品。  宇空闻讯,提前一天到达丁湾。在村子西头的一片绿树环抱中,找到了绿漪家孤零零的院落。这是个十分普通的农家小院,四间正房,两间配房,虽然破旧倒也整洁。院子里悄然无声,只有一株油光光的石榴树,摇曳着婆娑的枝条,开着火红的花朵,给小院增添了生机。宇空走进院子,见堂屋门虚掩着,便高声问:“家里有人吗?”“没人,你找谁呀?”一个有气无力的女人声。“请问?夏绿漪在家吗?”“又是找漪妮的?她不在家!”声调干涩,愤愤然,“哼,你们干啥老缠着我闺女!走吧,滚吧!”  “天,温柔的夏绿漪,怎么会有个这么厉害的娘啊。”宇空想。请告诉我她去哪了?”“听腔就知你是个毛头小子!俺闺女不和男人打交道,你走吧!哼,她去哪里,我能告诉你吗?快滚蛋,给我关好大门!”宇空碰了一鼻子灰,沮丧地退出大门。心想,这老太婆一定有神经病。刚走不远,遇上一个魁梧大汉,挑着一担湖草走来。宇空闪在路旁,抓住时机,“请问大哥,你知道夏绿漪在哪儿吗?”大汉止步,昂起头,用异样的目光大量着他,粗声冷气地问:“你找她干什么?”  宇空注目一看,吃了一惊,此人身高一米八多,相貌很丑。乱草样的头发下,一张特长的瓦脸,塌鼻梁,高颧骨,眼球大的吓人。肥厚的嘴唇突兀,猿人似的。四肢粗壮有力,皮肤紫黑油光放亮,肌肉团团隆起,像个健身运动员。丑与美的结合体,巧夺天工!宇空调皮地想。自我介绍说:“我是市报记者,找她谈谈草编展览的事。”“噢,你就是那位叫宇空的记者?”声音崆峒宏亮,充满热情。眼神也变得温和起来:“我是夏绿漪的哥哥,夏绿波。”宇空又是一惊。天仙般的夏绿漪,竟有个丑八怪的哥哥,真是不可思议。“大哥请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妹妹在村东头湖边上呢,她为了装饰展桌,采野花去了。宇记者,有空到家坐坐!”他掂了一下草挑,大步走了。宇空循着他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慨。  宽阔的京杭大运河,和浩渺的微山湖连成一片,碧波荡漾,天水相接。湖滩上,绿草滚浪,野花芬芳。宇空走在柔嫩的草地上,尤如踏上席梦思床,软软得富于弹性。若不是急于见到绿漪,他真想躺下去,美美地睡上一觉。  这里不愧是野草野花的王国,种类繁多,稀奇古怪。有扁茎的扁扁草,拖着长秧的蚂蝗草,披头散发韮菜兰,蜿蜒潜行的葛巴草,摇着尾巴的狗尾草,拍着巴掌的猪耳草。别致的三棱草,红杆杆的茅草,紫杆杆的荻草。还有圆筒叶子的水葱、野荸荠。香甜吐翠的蒲草、苦江草,蓬蓬勃勃,生机盎然。更美的是野花:金黄的野菊,大紫的秃妮顶,粉红的水红,嫩黄剌葫蛋。吹喇叭的富苗秧,撑着伞的蒲公英,昂首翘望的鸡冠花,抛金洒玉的葫芦单,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菜野花千姿百态,绚丽多彩。  宇空吸着鲜气,精神倍增。他住水边探寻,野鸭对对,水鸟争鸣。远处的白帆点点,机声哒哒,天高水远,心旷神怡。忽然,一缕清歌送入他耳内,悠悠动听。  草儿青青水波绿嗳,  野花绽开香味浓吔。  春风戏蝶翩翩舞哟,  白云载歌阵阵来哎……  歌声细如游丝,柔如浮云,甜如清泉。宇空听之,如仙乐灌耳似天籁之音,精神为之一振,快步向前。歌声越来越近,他寻声钻入岸边一丛青苇。  小哥小哥你快来哎,  知心妹妹早等待哎,  湖水为咱照双影哟,  心心相印到白头哎!  宇空穿过苇丛,看见了唱歌的姑娘们。她们的绿衣与水草溶为一色,若非那头上飘洒的黑发很难让人发现。她们象一群绿色大蝴蝶,忽东忽西,踩着野花唱着小曲“小哥小哥你过来哎……”宇空一阵耳热心跳,冲口大喊:“绿漪!”姑娘猛抬头看见了他:“漪姐,宇记者来啦,你去给他谈谈,我们到那边再采点野花。”  “是你!”绿漪脸儿倏的红了,眼里放出异彩。“你躲在这儿让我好找。”“真没想到你会来这里。”“世界上没想到的事多着哪!”他向她伸出右手。  绿漪递过去自己的手,五指尖尖,细嫩如春藕,白似雪团,柔似锦缎。宇空握着她的手,怦然心动,激情的目光,触上那对迷人的眼睛,迸出闪闪的火花。两股巨大的暖流注入双方体内。宇空“啊!”的一声,呆在那里。绿漪全身颤抖急急抽回小手,“谢谢你为我们写的文章,提的建议,欢迎你的到来!”她避开那双火热的眼睛,看着他手提的摄像机,再也不敢抬起头来。宇空低声说:“绿漪你真美,一种超自然的美!就像这湖岸上的花草一样醉人。”“当记者的就是会夸张。”她遏住急跳的心律,举起手里花束说:“这花是真的美,它不光流芳溢彩,还生在湖泥而不染,虽为野花而不贱!一代一代悠然自得。” 共 57879 字 12 页 首页1234...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发作是会带来哪些精神症状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