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检察官辞官种田应被关注

2019/06/13 来源:杨浦信息港

导读

检察官辞官种田应被关注山西检察官实名举报干部三年无果辞官种田的,昨天依旧在上被热传。曾荣立一等功、被评为省劳动模范的山西省检察院检察官张

检察官辞官种田应被关注

山西检察官实名举报干部三年无果辞官种田的,昨天依旧在上被热传。曾荣立一等功、被评为省劳动模范的山西省检察院检察官张旭民,实名举报该院副检察长严奴国在担任院政治部主任期间,涉嫌存在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等严重违法犯罪问题,三年无果后,他选择了辞官回乡做一名农民,开荒山、搞养殖。

尽管前检察官张旭民表示,自己还将继续举报下去,但毫无疑问,辞官种田至此已成为一个分外悲壮的结局。“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但当官员真正回家做农民,这本身就蕴涵了一种个人抗争的放弃。正是因为三年举报无果,张旭民才选择了提前退休。他似乎已远离了冲突之地,也一再表示就算有生之年问题解决不了也无憾,但回归田园终究是种无奈的抉择。辞官再附加上种田,只能愈加让抉择显得苍凉。

就像法官上访是“非典型上访”,检察官张旭民的举报显然也是一次非典型举报。“非典型”首先体现在其身份的特殊性上。检察官的身份注定张旭民拥有比常人更多的举报与救济资源,也更加熟悉体制内的申诉渠道与规律。正是因为这种熟悉,其举报具有了非同寻常的第二层“非典型”:至少从的内容来看,张旭民举报的滥用职权、徇私舞弊都得到核实,但因为被举报者严奴国的继续在位,一次成功举报终还是成为了无头案,难于追责。

看清了此种“非典型”的个人抗争,就会看到张旭民身后更浓厚的尴尬意味。当对实名举报的独立第三方调查远未形成,举报事项只能重回事发的原单位处理,如此遭遇的只能是被举报者的刻意障碍,真相难出。在此刻,检察官张旭民与其他的实名举报者一样孤独。于另一方面,对“吹口哨人”实名举报者的法定保护远未兑现,这也就导致了检察官张旭民将重复不少实名举报者的再无退路境地。发生于前检察官张旭民身上的,正是所有举报人共同的困境。

即便种田仍声明自己不会放弃举报的张旭民,谁来为他减少此种负累?报道会让其被聚焦,促进举报事件本身的被解决,但要让类似的自我反抗式事件不再出现,需要对实名举报处理机制本身的改革。当实名举报能常态性地被“第三方”处理,举报者也能处于一种笃定的被保护状态,曾经闻名遐迩的检察官自然就无需提前退休,更无需愤而种田。

改革当然不可一日速成,对于山西检察官辞官种田事件,现在能做的是期待不被降温,并以此来带动更多的改变。河北保定自锯病腿的农民郑艳良说,“降温即意味着我将死去”,同样,如果不能对一起检察官的实名举报失败加以持续关注,那么更多举报人的命运与抉择将不难想象。正因为如此,这篇文章是一次小小的声援。多么希望让人们的眼睛在该则上多停留些时刻,关注前检察官张旭民,也是在关注更多的普通人。(王聃)

原标题:检察官辞官种田应被关注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检查化验

搞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