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广胜塔下救秦娘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杨浦信息港

导读

相传辽西义县在大辽国时称作宜州,时宜州城西有一古塔下,塔下有一片瓜地,一个叫李广胜的贫苦书生,住在西面的俩间小土房里。依靠着种瓜、种菜,买来

相传辽西义县在大辽国时称作宜州,时宜州城西有一古塔下,塔下有一片瓜地,一个叫李广胜的贫苦书生,住在西面的俩间小土房里。依靠着种瓜、种菜,买来油盐柴米,维持生计,来攻读诗书,以期望着考取功名。  忽然有一夜,犬声四起,人声嘈杂。书生正在油灯下秉烛夜读,咚咚咚传来敲门声。书生忙拿着油灯开门,借着烛光一看,就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姑娘背着一个老妇人站在门外,书生连忙让进屋里。  姑娘娇喘吁吁地说:“公子不必客气,后面有一伙强人,追杀我和老娘。公子看看有没有藏身之处,让我们暂却躲避,容当后报。”远处火把闪动,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吆喝声。书生见姑娘和老妇人穿戴,乃官宦人家模样,连忙说:“姑娘请随我来!”  书生来到瓜地的一眼枯井旁,扑通跳下去,伸出手来,“快!把老妇人放下来!”书生把姑娘和老妇人藏好后,回到屋里。  须臾,一群塞外胡人打扮的大汉蜂拥而至,高声喊叫着砰砰的打门。小土房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一只鸡嘎嘎叫着,闪动着带血的翅膀飞了出来。众人吓了一跳,只见油灯下,一只鸡的头已被切下,身子正在地下扑动着,书生浑身是血地正拿着一把切西瓜的菜刀,愣愣地站在那里。  “看见一个姑娘背个老太太没有?”一个红脸大汉问道。  “没有啊!嫂夫人子生下小侄儿,小生正在捉刀杀鸡……哎!各位壮士,请让开!适才门开鸡飞,鸡不可失啊!容不得……”书生文绉绉的还没说完,一个满头只有一个小辨的瘦子,一挥手:“搜!”  众人打着火把,看到满地是血,搜完了屋里,又搜到屋外。红脸大汉低着头说,“这外头咋也有血呀?”  书生手里拿着鸡向红脸大汉问道,“壮士,你法眼明鉴,这鸡喷的那都是血,你看,它到底死没死?”  “这里有一口枯井!”小辨说道:“把火把扔进去一个,看看有人没?别老在这里耽误着,跑了钦犯,咱谁他妈也跑不了?快!”  一支火把扔进井底,众人趴在井口往下一看:火把上的火苗,一跳一跳地闪着光亮,井底上只有几根柴禾叶儿,别的什么也没有。  忽然,瓜地南面的高粱地,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在那边!”红脸大汉一声吼。  就这样,姑娘和老妇人在城西南角的小土房里住下,养起了伤。书生照样卖瓜读书,只是住进了瓜棚。姑娘夜里习武,白天给老娘喂药。有时也翻看书生的诗书。一次在瓜棚里,当她听到书生摇头晃脑地吟诵着“天降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时候,就钻进了瓜棚说,“公子,这对你很有用吗?你喜欢这样的诗文吗?”书生闭着眼,接着摇头说,“有用—和喜欢—不能完全是一码事儿。”忽然睁开了眼;‘姑娘也喜读诗文吗?“当然,我喜欢王昌龄的边塞诗。”说着就坐下来,吟诵道“青海长云暗雪山,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又吟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认为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好!姑娘好记性。可王昌龄的送别诗,也是情真意切、脍炙人口啊!一如‘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江送客楚山孤。”姑娘和他一起摇着头吟诵道:“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咯咯咯!姑娘笑了起来,这是书生次看到姑娘的笑容。只见姑娘眉若春山,目似秋水,如带雨梨花,清秀可人。可书生看姑娘的目光,却是老僧入定,古井无波的目光。姑娘很奇怪,一下子兴趣索然,坐了一会儿,就淡淡地离开了瓜棚。  后来姑娘才知道,这瓜棚原是一个鲜族人叫金麦老汉的。金麦老汉有一个女儿叫金顺,和书生情深笃厚。不想,金顺被后妈拐走,金麦老汉便北去长白山,千里寻女,留下书生看守瓜棚,等他们回来团聚。  姑娘对书生的人品更加敬佩。  一个月后,姑娘和老妇人的病伤痊愈。说要回家,临走时,姑娘说,“只要大难不死,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老妇人说话了,“叨扰月余,尚未请教恩人高姓大名?”  书生说:“小生李广胜,不足挂齿。那姑娘芳名?”  老妇人说:“她叫秦娘。大恩不言谢,公子好自为之吧!”说完,两人就坐着一辆马车走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这期间发生了两个变化。  一个是,近几年不知为啥,官府时常给书生送些银两,不收还不行。  一个是,金麦老汉今年回来了,女儿金顺没回来,说是逼嫁未成,投江自尽了。  十年后的一个下午,书生正在瓜地浇水。远远地就看见一群人马黄罗伞盖,旗钺鲜明,敲锣打鼓地逶迤而来。书生放下水桶,正在呆呆地观望着,就见两顶小轿停在瓜地面前。轿帘一掀,从两顶小轿里,先后下来两位凤冠锦衣的贵妇人。书生一看,二女长得一模一样,好像在哪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公子不认识我啦?”一女望着书生,含笑敛衽一摆。“我就是当年公子鸡不可失、投井下石的秦娘啊!”  书生恍然大悟,连说,“得罪得罪!可秦娘姑娘现在是……”  秦娘说,“这是我的姐姐秦姑,”后面的女子款款一摆。“公子,难道就让我们姐俩在瓜地和你说话嘛?”金麦老汉从屋里迎了出来,笑呵呵地连连往屋里让着。  “好好!可茅舍陋室,有辱贵体……”“好啦!当年我和老娘都能住一个月,还讲什么贵体、不贵体的。来,姐,看见没?就这两间小土房,以后可就是你和公子的家啦!”秦娘这一句话,说得秦姑满脸绯红,说得书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原来,当年那伙强人打着火把,围着井转的时候,书生便走过去说;“各位壮士,请让一让,”说着,搬起一块石头向井里砸了下去。“咋样?这叫投井下石!”  可小辨仍不放心,还是将火把扔了下去。  且说,书生把母女俩藏在枯井底下靠边的石洞里,从上面根本看不见。可书生还是担心,他们真要是下去就麻烦了。于是,趁乱,将一个西瓜踢进道南的高粱地里。这一招儿,立刻奏效,大汉们立即吵吵嚷嚷地扑进高粱地。  母女俩对书生在强敌面前,能够杀鸡掩迹、投井下石、趋瓜诱敌的机智果敢行为,十分敬佩。加之书生对金顺姑娘的一片痴情挚爱,更感到书生人品的难能可贵。  老妇人私下里对姑娘说,“燕燕哪!大漠毡房里猛汉如云,京都皇城里贵胄如雨,作为夫君,哪一个能比得上这种瓜书生的人品才学!可书生意中已有他人,与你无缘相姻。可这份大恩大德,定当尝报啊!”  姑娘点了点头。  姑娘更加勤奋地向书生学习楚辞、汉赋、唐诗。她发现书生非常喜爱白居易的诗,她坐在瓜棚里就问书生为什么。书生说,“白乐天的诗,不浮华、不雕琢,重在为时为事。正如他自己所说:文章和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就像我种的这西瓜一样,要根情、苗言、华色、实意。他的〈白氏文集〉3800篇,立意多为论时,手法多为比兴。姑娘读过他的‘长恨歌’吗?”  姑娘想了一下,说“我就知道两句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别的就不知道了。”书生随手拿过一本诗册,递给她说;“这首诗的千古佳句,是这四句;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很绵绵无绝期。  这四句从落笔手法上看,是‘诗经’比兴的;从披文启质上看,是抒情表意上的绝唱。  此外,姑娘再翻到这页,哎,你看,这首‘琵琶行’的‘大珠小珠落玉盘’……”  一个月的时间里姑娘把《白氏文集》看了一半,越看越爱看。  这姑娘和老妇人究竟是谁呢?  这姑娘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太后!  其时,萧太后的父亲是萧思温,还没有当上宰相。只是一个绿马营的都统,因参与宫廷角逐,事败被人追杀。父亲把大股敌人引开,萧绰,小名燕燕,也就是化名秦娘的萧太后,背起母亲一路血腥风地跑回宜州老家。那时是辽代,义县叫做宜州。不想,又被奸人出卖。混战中多处受伤,杀出一条血路,背着母亲从城里跑到城西瓜地,已实在坚持不住了,才敲响了书生李广胜的房门。  萧绰和母亲回到南京(北京)后,父亲萧思温当上了宰相,萧绰被选为辽景宗的贵妃,后被册封位皇后,生耶律隆绪辽圣宗,史称萧太后。摄政27年中,东降女真、西进党项、北击铁骊、南侵大宋,亲率铁骑逼宋真宗订立了“澶州之盟”。  萧绰深受书生李广胜的影响,悉心告诫皇上儿子辽圣宗,要精读诗书。圣宗天资聪颖,嗜白诗为命,尤其是白居易的《白氏文集》3800首,圣宗能倒背如流,口称“乐天诗集是吾师”。  萧绰一直派遣亲兵,关注照应着辽西宜州书生李广胜。战马倥偬间,时常查询,今年方得知金顺逝去。便秉承母亲的意愿,回乡省亲,将寡居多年的姐姐许配给书生李广胜。  萧绰为报答乡土之情,花巨资修建起东街的奉国寺;为感恩于书生李广胜,在瓜地西面,命沙门怀直建塔、修寺,并刻一石幢,上书“广胜寺塔”留念。  从此,书生李广胜同萧绰的姐姐萧约,安居在寺院的西配殿,终生守塔护寺,与金麦老汉种瓜买菜,安享天伦之乐。  当是时,萧太后颁旨昭示,凡吏商军民人等,不得对此瓜地征占挪用。  据义县县志记载,一九八零年五月一日,南关居民在塔南一百米处挖土,在地面以下三米处挖出石幢一段,幢八面,每面刻汉字三行,其中有部分悉晕字,六面为真言陀罗尼,前有沙门怀直为其师可炬建幢题记,曰:大辽国宜州广胜寺前尚座沙门可炬幢记,门资怀直建,维乾统七年岁次巽朔二月二十九日。  据专家考证:今嘉福寺塔原名为广胜寺塔,按以寺为塔的习惯,可称其为广胜寺塔,其建筑时间应为乾统七年(一一零七年)或略前一点时间。     共 35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宫腔积液的危害原来这么多啊,千万别忽视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