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同地同权征途漫漫

2019/08/16 来源:杨浦信息港

导读

现行土地管理制度已逐渐逼近重大变革的临界点,除小产权问题外,调控高房价、建设保障房等重大经济、社会难题,都直接或间接与土地管理制度有关。

  现行土地管理制度已逐渐逼近重大变革的临界点,除小产权问题外,调控高房价、建设保障房等重大经济、社会难题,都直接或间接与土地管理制度有关。

  ■本报 朱以师 北京报道

  今年两会亮点之一,当属《选举法》修正草案如期提交全国人大审议,其核心内容则是实现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在加速城镇化、解决城乡二元结构问题的背景下,这是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举措。

  农民与市民“同票同权”之后,下一步值得期待的则是对农民财产权的平等保障。对于农民而言,土地就是其的财产。与城镇居民相比,农民对自己的财产不拥有完整的财产权,尤其是城乡建设用地“同地不同权、同地不同价”。因而,对农民土地财产权的保障,将是改变城乡二元结构的下一个重要突破口。

  在二元结构的另一端,城镇居民为“高房价”所扰,也将目光投向了房地产的根基所在——土地。今年两会,房价成为“议题”的背后,变革土地管理制度的呼声也异常高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梁季阳指出,高房价的病根在于土地垄断,并建议以土地管理的变革带动房地产业改革。

  打破土地垄断,眼下为核心的问题则在于建立城乡建设用地的统一市场。而这将对房地产业未来的变革方向、发展之路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确定的变革

  在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看来,目前房地产本质的问题就是现行的土地制度问题。

  “无论是人们直接关注的小产权房、保障房建设、房价的非理性上涨,还是城市的拆迁、农村的征地,所有问题归根到底都涉及到现行的土地制度。并且在这个制度的安排上,还存在相互排斥的矛盾。”蔡继明如是说。

  近年来争议不断的“小产权房”,可以算是土地制度设计上存在矛盾的典型代表。《宪法》规定了土地的两种公有制,即城市国有制和农村集体所有制。按照《宪法》规定,农村的集体土地,属农村集体所有。那么,建造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上的“小产权房”,应该属于农村集体的合法财产,具有一般意义上的公民房屋财产和土地财产权利。但是,现行的《土地管理法》却将农民对集体土地的这一重要权利付之阙如。

  尽管政府“打压”的声音一直强劲,但是高房价以及土地制度设计的矛盾,还是给“小产权房”的繁荣提供了“合理性”。非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小产权房建设面积达60多亿平方米,相当于中国房地产业近10年来的开发总量。

  2009年12月,国土资源部部长 在中央党校推进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省部级研讨班上说,现行土地管理制度已逐渐逼近重大变革的临界点。除小产权问题外,调控高房价、建设保障房等重大经济、社会难题,都直接或间接与土地管理制度有关。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出现的“抑制土地价格过快上涨”的提法,也在警示土地管理制度的变革已然非常紧迫。

  在国土资源部2010年的规划中,“深化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与建设研究”、“深化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政策研究,推进城乡统一土地市场建设”等工作已经被列入重点。

  蔡继明在提案中建议,土地管理制度变革从长期看,要深入进行产权变革,赋予农村土地真正完整的产权。对流转土地的产权主体、权利和利益边界进行法律确认,还原农民作为土地资产所有者的地位和应得的权利。同时,加强城乡土地市场体系建设,实行国有建设用地和集体建设用地“统一市场”,“同地、同权、同价”。

宝宝突然不爱吃饭怎么办
孩子中暑
小孩半夜流鼻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