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刺秦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杨浦信息港

导读

在没遇见燕太子丹之前,荆轲一直不被世人所重视。那时候他浪迹街头,只有好友高渐离是他的知己,无话不说,无所不谈。  高渐离是位乐师,善于击

在没遇见燕太子丹之前,荆轲一直不被世人所重视。那时候他浪迹街头,只有好友高渐离是他的知己,无话不说,无所不谈。  高渐离是位乐师,善于击筑,一把筑在他的手里,可以弹出高山之音,可以奏出流水语,凡是听过他击筑的人,无不被他的筑声所感染,所激动。高渐离出身微寒,属于街头卖唱的那种艺人。人活到这个份上,自然也是知音难觅,只能孤芳自赏,哪怕你是音乐的天才,在世俗社会里,谁又会珍视你呢?  恰在这时,他遇见了浪迹街头的荆轲。  于是在许多个夜晚,他们二人独居一处,剑胆琴心自娱,不求闻达显贵,只求活得舒畅安心。所以有这般心态,完全是当时天下太乱了,尤其是秦国,已露出吞并其他各国的迹象。  “咱是一介平民,天下的事不是咱这种卑微的人所能管的!”荆轲经常对高渐离这么慨叹。慨叹之余,便将手中的剑舞得呼呼生风,大有横扫一切的气势。  荆轲怎么也没想到,正是自己这种气势,有一天被途经他身边的燕太子丹看见了。当时,燕太子丹立于他的剑光之外,凝视荆轲的身影足足有半个时辰。“这条汉子不知是哪里人氏,我正需要这么一个人物呢!”燕太子丹独自在心里想。想过之后,内心便有了主意。  一日,荆轲又在街头舞剑,就见燕太子丹领着两名随从走过来,朝荆轲问道:“这位壮士,看你有豪气干云的气慨,怎么会沦落成如今这般境况?”  荆轲听见有人夸赞自己,当即收剑在手,去瞧燕太子丹。一瞧之下,便觉得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来了。“咱得稳住劲,不能谁一夸咱心就飘起来。”荆轲告诫着自己,但心里却群情激奋,他深为自己有如此迹遇,活人也就知足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荆轲便被燕太子丹敬为上宾,在燕太子丹的府里,荆轲不但可以来去自由,而且每日还有酒有肉供着,甚至还有多个女人陪伴。特别是春花和秋月两个女人,人不但长得俊俏,且在床上也让荆轲无比受活,使得荆轲越来越很少舞剑了。  这日荆轲正跟春花秋月边饮酒边调着情,燕太子丹不知何时却站在他们的面前。他瞅着荆轲,以往严肃的脸此时挂着笑容,仿佛心里有极大的高兴事。  燕太子丹心里确实有高兴的事,因为从秦国叛逃出来的樊于期已投到他的门下,且向他言讲了许多秦王的情况,比如秦王的喜好,比如秦王的饮食起居,比如想吞并各国的野心。燕太子丹早就想也解这些了,只是始终没有机会,现在樊于期将这一些都告诉了他,他心里怎会不高兴呢。心里高兴的燕太子丹这时朝荆轲挥下手,说:“荆壮士,先打扰你一下,我打算求你去办件事,不知能否应允?”荆轲觉得燕太子丹搅了他的雅兴,便有些不快地说:“找我何事?我能办的自当  去办,办不了的也别说我无能。”  听荆轲如此说,燕太子丹苦涩地笑笑,说这事儿荆壮士一定能办,我早就知道你能办,只是我不敢早些告诉你。荆轲心里想:“我早就知道你这种人需要我帮着做事,要么怎会又给我女人又敬我为上宾?”  荆轲想的没错,自从燕太子丹把他请进府里,就是准备有一日想用荆轲的。否则一个流浪街头的人,燕太子丹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凭啥把他请进府来,完全就因为荆轲有利用的价值。  很多时候,许多人都会被别人利用,当然荆轲也不能例外。  但这时候燕太子丹却叹了一声,说荆壮士,眼看秦国想吞并各国,野心大得无边,身为燕国的太子,瞅着父王苦无良策,做儿子的又怎能不为他分担些忧愁,说完这话,燕太子丹还从自己的脸上抹下两滴眼泪,仿佛忧伤到了极处。  荆轲是见不得眼泪的,别看他舞剑时豪气肝云,可他内心是非常柔弱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同情心很重,哪怕他同情的人不是君子只是小人。何况燕太子丹给他的印象颇佳,他又怎能不知恩图报呢!  燕太子丹见自己的泪水感动了荆轲,便突然跪在地上说:“荆壮士,燕国今后的生死存亡可就指望你了,只要你能替我到秦国除掉秦王,既是我燕国之幸也是其他各国之幸,我将让史官为你树碑主传,让天下人以你为楷模,学习你崇拜你。”  荆轲到这时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想自己一个浪江湖的人,以往从没人善待他,更没人收留他,原来燕太子丹这所以把他请进府里,日日有酒有肉,还有女人,其终目的就是想用他去刺杀秦王。理清了头绪,荆轲的心里先怯了下,继而作想:此事要不应允下来,自己可能就又要流浪街头了。朝庭里的人都会玩政治,你有用时待你为上宾,你要是没用了,可能脑袋也就保不住了。像燕太子丹这类人,也许翻脸就会无情,让你身陷牢狱是轻的,重者先就会砍下你的脑袋,让你死无全尸。左右思谋片刻,荆轲突然也跪下了,对燕太子说:“有话你尽管吩咐,不就想让我去刺杀秦王吗?这事你放心,我就是死了也要将秦王的脑袋割下来,决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燕太子丹收了泪,站起身,说荆壮士,那你打算几时动身去刺杀秦王?我好为你饯行。  荆轲想了想,说我还有两个朋友,我已约了他们,一同前去秦国。他们二人都是剑术高手,此次去刺秦王定会成功。燕太子丹听完荆轲的话,说荆壮士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当初我结交你,就是为了今日,说着,燕太子丹又从脸上抹下两滴眼泪。  在等待相约的两位剑客到来之前,荆轲去了一趟高渐离那里,言说自己不久将去秦国,完成燕太子丹的使命。高渐离一听荆轲要去刺杀秦王,手都颤了,说秦王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身边武士重多,高手如云,就凭你一个人,怎么能杀了他。荆轲见真正的知已有点儿轻视他的能力,便一拍胸膛说:“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这便是我做事的风格,否则人活在这个世上,岂不太没滋味。”高渐离叹了口气说:“人各有志,看来你的想法我无法改变,那你就按自己的意愿去做吧,也许能够成功也说不定。”  辞别高渐离回到燕太子丹的府里,荆轲眼就看见燕太子丹坐在那,脸无  表情,像谁招惹他生了气。在燕太子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荆轲认识,就是从秦国逃来这里避难的樊于期。樊于期原是秦国的将领,因不满秦王的所作所为和霸气,结果背版了秦王。而燕太子丹得知秦王想吞并各国的事,也是樊于期告知他的。瞧燕太子丹沉着脸,荆轲觉得一定跟自己有关。果然,一等荆轲坐下,燕太子丹便有些不悦地说:“荆壮士,你约的那两位朋友到现在还没见影子,我让你办的事到底何时才能去办呀?你要不愿意去,跟我说明白,我也就不指忘你了。”  荆轲没料到燕太子丹会说出这种话,心中先是空落,继而有些愤,想你太子丹把我荆轲看成什么人了,我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吗?燕太子丹好像看穿了荆轲的心理,沉着的脸一松,露出笑模样说:“荆壮士,我刚才的话绝没有别的意思,咱俩谁跟谁。”燕太子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使得荆轲更有些愤了。但愤得再利害,他也得忍着,谁让他欠燕太子丹的人情呢!荆轲想:看来自己不得不动身了,如果再这么拖下去,保不准燕太子丹还会说出更气人的话来,到那时,他荆轲可真要无地自容了。想罢,荆轲拔剑在手,说我不再等人了,我明日便动身去刺杀秦王,说着剑光一闪,迅捷地将站在燕太子丹身后的樊于期的头颅割了下来,而樊于期的身体还木桩一样的立着。突然的变故使燕太子丹吃了一惊,可细一品咂,觉得一个杀手就需要这种素质这种手段,否则就别去当杀手。  荆轲只所以要割下樊于期的头颅,一是他看不惯背叛自己主人的人,二是只有如此,他才能有借口去秦国接近秦王。你想,他荆轲杀了背叛秦王的人,秦王知道后能不高兴吗?自然就会宣他荆轲上殿晋见,到那时他就可乘机刺杀秦王了。  对于樊于期的死,燕太子丹没有悲伤,他觉得有些人就得这么利用,其中也抱括荆轲。  荆轲是在这年秋天起程去秦国的。  起程之前,燕太子丹还派了一位名叫秦舞阳的武士陪同荆轲,目的是协助荆轲刺杀秦王,当然也有监督荆轲执行任务的目的。如果荆轲在西去的路上逃走或没有去刺杀秦王,那么秦舞阳便可随时斩杀荆轲,以免走露这次刺杀秦王的消息。那将对今后的燕国更加不利。  一切安排妥当,燕太子丹深为自己的安排而心情激动着,激动得一夜没睡,直到第二日荆轲上路时,还依旧精神十足。  前面就是易水了,站在河边,荆轲觉得易水透着寒气,仿佛像一把剑,横在他的眼前,又像一条白色的飘带,在秋风里舞动。也就在这个时候,荆轲听见了高渐离的筑声,伴着秋风朝他缓缓地袭过来。荆轲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高渐离坐在不远处的一座土丘上,不停地击着筑。声音透着凄婉透着哀怨透着悲凉。荆轲被那筑声感染了,想自己能活到这个份上,也算没有白来世上一遭,至少,他还有高渐离这么一位过心过命的朋友。不像有的人,看似朋友众多,可真要轮到你扑汤倒火了,或是逢上什么灾难,却都纷纷避你远之,生怕你有求于他们,更怕你给他们增添麻烦。  当荆轲朝高渐离望了一眼,正准备转身的工夫,他忽然瞧见远处出现一  片白,且白得招展,白的有气势。等那片白近了,原来是燕太子丹为荆轲送行来  了。燕太子丹身穿白衣头戴白帽,他身后的队伍也都跟他一样装扮,仿佛不是在  为人送行,倒像是在做着一种祭奠。瞧燕太子丹如此模样,荆轲在心里笑了一下,想燕太子丹真会搞形式主义,他这么做不为别的,不就是要让我荆轲舍生取义,感恩戴德,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燕太子丹的好处吗!  白色的队伍来到了近前,果然是燕太子丹领来的队伍。燕太子丹见荆轲正迎着秋风站着,风卷起了他的衣衫也卷起了他的长发,模样显得豪壮而又潇洒,使得燕太子丹觉得自己活得似乎有些缈小。但也就一转念之间,燕太子丹又恢复了原来的心态,心想他荆轲也就是个江湖之人,我能这样待他,也是他修来的造化,世上有谁能得这么对待一个无身份无地位的人呢?除了我燕太子丹,可能再没有一个人会这么做。有了这般心理,燕太子丹上前拉住荆轲的手,说荆壮士,燕国的安危和燕国百姓的幸福就全寄托在你的身上了,希望你这次刺杀秦王成功,回来后我将为你大摆宴席,让燕国所有的人都以你为模,学习你的光辉榜样。到那时,你也就是英雄了,而且还会天下闻名。荆轲此前头脑里从没英雄这个概念,也不想当什么英雄,他只想活人活出个舒坦,活出个有家有业,和不被世人齿笑的生活。因为他觉得,英雄从来都不是他这样的人当的,只有像燕太子丹这样的人适合做英雄。但现在以往的认识都被打破了,摆在他荆轲面前的没有退路只有去路,既使你不想当英雄,也已没了选择。  荆轲不知自己是怎样辞别燕太子丹的,更不知自己是怎样涉过易水河的,他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在不停的走,直走得他见到秦王那刻,才突然清醒过来。  秦王很威风也很英武,给荆轲的印象彼佳,而并非像世上传言的那样既残暴又霸气,杀人如麻。有了这般良好印象,荆轲心软了下,又软了下,觉得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在当英雄,而是在毁灭一位英雄。秦王在大殿上也瞅见了荆轲,也觉得荆轲不是个非凡的人物,想这样的人要是归到自己的麾下,一定能建立功业。有一番人生的大作为。  该荆轲向秦王进献燕国割让疆土的地图了。  可这时跟在荆轲身后的秦舞阳却胆怯起来,不小心将盛着樊于期头颅的匣子失手掉在了地上。秦王见秦舞阳如此模样,突然笑了,说燕国的武士这般胆小,怎能担当燕国的大任呢!秦舞阳听秦王这样说,立马跪下说:“大王,我不是胆小,我是不小心才惊了您。”秦王笑了笑,说胆小可以理解,我不怪你,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秦舞阳深深感到秦王的话里有话,同时也感到自己身为燕国的武士,凭什么却要为荆轲这种没身份没地位的人做助手,燕太子丹真是把眼睛瞎了。由于心里产生了这种不平衡,秦舞阳觉得自己的才干像受到了埋没,也像受到了侮辱。他想此次决不能让荆轲当成英雄,如果荆轲当上了英雄,将来自己就更不被燕太子丹所重视了。如此想过,当荆轲即将图穷匕首现要刺杀秦王的那一刻,秦舞阳突然高叫一声,说秦王小心,那图里面藏着匕首呢,荆轲这次是来刺杀你的。  闻听秦舞阳的话,荆轲感到自己的脑袋像爆炸了一般,又像天空的雷声滚过他的头顶。可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了,他想自己的选择只能执行燕太子丹交给的任务了,否则即使不刺杀秦王,自己也很难再活于这个世上。  经秦舞阳的提醒,秦王早注意起荆轲的举动,当荆轲手握匕首向他刺过去的  时候,他先是闪身一躲,继而便绕着大殿的柱子环跑起来且边跑边抽拔挂在腰间的长剑。可剑太长了,秦王拔了几次也没抽出来,眼见荆轲手握的匕首又刺了过  来,他想自己今日就认命吧!然而就在秦王等死的一瞬间,大殿上有人扬手朝荆轲抛过去一只布袋,同时急叫着向秦王高声说:“大王,快将剑匣移到身后,剑就能拔出来了。”  这一提醒,秦王果然将剑匣移到身后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不等荆轲再用匕首刺来,就挥剑斩下了荆轲的一条腿,使得荆轲当即跌倒地上。大殿下的秦国武士初始谁也没有发现有人刺杀秦王,等发现了便份份涌上殿来,将荆轲包围起来。他们用手中的长戈一下又一下地撮入荆轲的身体,直到将荆轲的身体刺出无数个窟窿,变成了跟肉泥一般才各自住手。  瞅着荆轲面目全非的模样,秦王没有笑,大殿上所有的秦国人也没有笑,只有陪着荆轲来的秦舞阳笑了,且笑得高兴无比欢快无比,并还在心里说:“你荆轲想得太美了,英雄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吗?”  秦舞阳确实是太高兴了,高兴得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共 52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青少年如何预防阴茎异常勃起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专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不急于一时的痛快

下一页:迷失45

友情链接